“我作为一名人民差人,明知故犯……”<\/p>

“我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丧失了共产党员的良知和做人的底线……”<\/p>

“我懊悔,我自责,我苦

“我作为一名人民差人,明知故犯……”<\/p>

“我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丧失了共产党员的良知和做人的底线……”<\/p>

“我懊悔,我自责,我苦楚,我流泪……”<\/p>

近来,陕西省纪委监委官方微信披露了曾任榆林市公安局强制阻隔戒毒所所长刘汉兴的悔过书,他在任的7年间,屡次以违规批假、假造确诊评价档案等方法,共为1099名强制戒毒人员免除强戒办法。刘汉兴的悔过虽缓不济急,却为后来者敲响了警钟。<\/p>

刘汉兴人生中最宝贵的韶光,是在兵营和警营中度过的。<\/p>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这都是淬炼理想信念、磨炼铮铮铁骨的绝好时机,是无上光荣、值得骄傲的人生阅历。<\/p>

惋惜的是,从部队转业进入榆林市公安系统后,特别是在担任榆林市公安局强制阻隔戒毒所(后更名为榆林市榜首强制阻隔戒毒所,以下简称“榆林市榜首强戒所”)所长期间,刘汉兴把武士的初心和差人的任务都忘得干干净净。<\/p>

他使用职务上的便当为荣耀摔伤利益,不合法收受荣耀资产,数额巨大;滥用职权,违规大海捞针动听强制阻隔戒毒人员,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strong><\/p>

2020年11月,刘汉兴因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榆林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有着16年军旅生计、21年警龄的他以不光彩的形象再度出现在大众视界,令人扼腕叹息。<\/p>

自动“自首”<\/strong><\/p>

向安排供给虚伪状况<\/strong><\/p>

2019年2月,时任榆林市公安局环境与食品药品违法侦办支队支队长的刘汉兴在坐卧不安中度过了自己的55岁生日。<\/p>

跟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深化打开,“打伞破网”深化推动。一次偶尔的时机,刘汉兴传闻榆林市成立了一个专案组,正在对当地某黑社会性质安排的“保护伞”进行调查。<\/strong><\/p>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e3designer.com